十二归

是个沉迷于全职和绿蓝的话废
是的,真的话废 所以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能遇见叶修很幸运
能遇见绿蓝很开心

人工智能如何定义生日?

*是生贺!机绿小天使生日快乐呀!

*自己写文的习惯是名字之类的打全拼,但怎么看好像都是缩写顺口……应该没有人会介意这个吧?

*有1..沙雕,希望食用愉快!

        机器人小绿今天很快乐。

        也没什么具体原因,因为去年小蓝和自己说了生日快乐,机器的生日在网络上没有切实的数据。机器人小绿通过严格的类比论证推测生日的日期是不会变的,也就是说,还是12月8日,那么“生日快乐”这一指令应该依然是起效的。

       由于网络上几乎所有的到了机器人生日的内容基本上都没有参考价值,机器人小绿只能大胆推测、小心求证。总之,他现在正相当小心地快乐着。

        快乐的机器人小绿带着他“快乐-03”的笑容推开了小蓝的卧室门,以分享快乐的美丽信念叫小蓝起床。先是“铃铃铃”地叫了几声又试着“哔哔哔”“嘟嘟嘟”和“等↘登↗登→登↑”了一下,全程用嘴念,务必让小蓝最大程度感受到自己的快乐。

        滋儿哇,滋儿哇。

        小蓝绝望地翻了个身,他想,我要自闭了。在这个寒冷的冬日,人心和机器人心都是如此的冷漠,只有被窝还有最后的一丝温度。他把被子往上一蒙,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抗拒世界”。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数据流和字符串,别来烦我。

        机器人看着那团小蓝,开始想办法。

        “小蓝小蓝,起床了,预定的时间到了,请起来。”

        “我再睡会儿……”

        “小蓝小蓝,这样你连续6天按时起床的成就就要断了。”

        “我也不是很需要那个成就。”

        “可是你本来计划今天要做点运动。”

        “我也不怎么需要锻炼身体。”

        “可是……”好吧,没有可是,机器人小绿想了半天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大度地谅解了自己冷血无情无理取闹的管理员的任性。所有可以用的筹码……嗯……

        在长时间的沉默和大量的计算后,机器人小绿憋出一句:“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

        小蓝挣扎着从被子里伸出手,打开手机看一眼日期。

         啊!十二月八!你为什么是十二月八!

         机器人小绿振振有词:“人类在生日都要快乐。小蓝不起床,我就不快乐了。”

         ……行吧。小蓝蜗牛绝望地从他的壳里伸出头来,啊,好冷。然后在机器人小绿无比开心的注视下去洗漱。

        这是12月8日绝望的开端。

        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适用于所有范畴。

        起床了,噩梦就开始了。

        “小蓝小蓝!今天的锻炼计划!”

        小蓝看了一眼外面的天——那可真是好白好白的天,没有下雨所以无法逃避没出太阳所以还是很冷,真是一个刚好不适合外出的天气呢!

        “小蓝,今天是我的生日。”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就算他不叫我爸爸。

        小蓝做完了锻炼,回家滩成了一汪蓝,想就这样安详的去世。然而,然而。中午到了。

        十二点哭和笑的界限。*

        “小蓝小蓝,不要吃快餐啦。”机器人小绿看了看小蓝电脑上的宅急送界面,“我来做饭!”

        “你怎么会明白油炸食品的好呢?!”小蓝仍沉浸在锻炼的阴影和恐惧中,小蓝只想来一块香酥可口的炸鸡。

        “可是总是吃快餐对身体不好。”机器人小绿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今天是我的生日。”

        小蓝放弃垂死挣扎,机器人根本没有同理心。生活已经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如同机器人小绿正带着“快乐-03”的笑容处理的食材。

        饭菜冒着热气,机器人小绿洋溢着暖气,只有小蓝,是冷的——冷漠凄清又惆怅、弱小无助又可怜。

        “小蓝要多吃青菜。”

        怎么?!你以为你生日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就可以大逆不道吗?!就可以逼自己的管理员吃青菜吗?!

        ……可以。小蓝认命地夹了一筷子青菜 ,苦酒,emmm,青菜入喉心作痛。小蓝送自家机器人一个虚弱的微笑:”祝你生日快乐。”

        机器人小绿一双blingbling的眼睛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是“快乐-04”的格式。

        现实已经压垮了我,程序员不该有自我意识。小蓝深刻地自我反省,我真傻,真的,我为什么要打上千行代码给自己造一个妈?

        呸呸呸,什么造一个妈,我是他妈,我他妈,我他妈。不行不行小蓝你要振作你不能崩人设作为伯伦希尔的荣耀你不能说脏话!

        生活不易,蓝蓝叹气,他只想逃避到电脑里。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啊,我在改良机器人小绿的程序,让他更善于自我学习,更体贴,更关心管理员的生命与健康安全。

        我在做什么?我在自杀。

        此时一通电话如牧师法杖上神圣的白光给小蓝把血补满了,啊,是小绿。小蓝怀揣一颗感恩的心地接通了电话。

        不可避免地聊了工作——请这对办公室情侣工作不要耽误谈恋爱了可以吗。

         既然聊到了工作就无法避免地会聊到机器人小绿,然后就无法避免地被听力很好的机器人小绿听见这并非“不需插话”场合的对话,然后无法避免地机器人小绿就会来加入聊天把私聊拆了建一个讨论组。

        机器人小绿兴高采烈地向电话那头的小绿分享快乐:“人类小绿好!今天是我的生日!”

        小蓝现在听到这七个字就头痛。

        小绿也有点意外:“诶?生日啊。那祝你生日快乐了。”

        机器人小绿以他“快乐-04”的语气应到:”是的!我很快乐!”

        小绿也笑,语气温柔:“那我一会儿过来的时候,给你带个礼物吧。”

        “机器人不应该想要私人财产。”

        小绿听到这见怪不怪的回答,带点无奈与纵容地回答:“今天除外。这是生日的特权。”

        机器人小绿做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认真地盯着屏幕问:

        “那小蓝今天按时起床、肯去锻炼、不吃快餐还吃了很多青菜……”机器人小绿一一列举着,光听着都觉得今天是个伟大日子,“也都是特权吗?”

        小蓝GG,原地进入避世状态,小绿也似乎被娱乐到了,带着轻快笑意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哈哈,是这样的。”

        “那……”机器人小绿还想接着问,被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小蓝啊啊啊惨叫着夺过了手机。

        “生日”,机器人小绿想了想,人类并没有为人工智能过生日的先例,那么到底该怎么定义呢?

        结合今天的经历,以小蓝说过的话为主要参考进行一次大数据搜索看看……机器人咔咔咔咔地努力计算着。对!就是这样啦!机器人小绿开心地在自己的数据库里加载新词条——

        <生日>

        对象:人工智能

        定义:人类社会约定俗成的、允许人工智能造反的日子。

        “小蓝小蓝!我可以给我身上的每一个零件都过个生日吗?”

        “不行!绝对不行!”

——正文部分end

♚这里是必须有的结局

       机器人小绿盯着泰瑞尔,认真地重复了三次:“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万物之王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咬了机绿一口。

       QAQ

       机器人小绿把表情降到了“开心-03”,想了想,调成了“悲伤-01”。

       词条里还得再补一句呢——“但是仓鼠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

      
*关于表情的模块设置是从“同理心”篇那里猜的私设,前面是表情数字则代表程度这样

今天是一个画手[不务正业]

摸了冬与夏
小姐姐真好

一只兔兔

我流玩偶服 指绘所以很糙  发出想吃兔兔的声音

绿姐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画不好 哭了

久别重逢

并不擅长写刀但是这是一直很想写的场景……

就  小虐怡情?

       今天要见面。小蓝想。无法克制地感到紧张,唔……穿卫衣还是西装呢?西装是不是过分沉闷严肃了,但卫衣什么的太显小了吧……要不还是格子衬衫?好普通……他细细品味着此时不知该怎么描述的,与平时完全不合的心情,叹了口气:是他的话,好像总能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那种超越了阀值的情感,是脱离了理智的灾难。算了算了,卫衣卫衣,小蓝想,他喜欢这一身,我们应该都比较习惯。“我们”,好久没用过这个词了,小蓝垂眸,咀嚼着这个过分烫的词。

        机器人在门外等着,笑容干净又灿烂,明明是模拟出的“高兴”,却给人以太阳都要更加明亮的错觉。小蓝端详了一会儿那个笑,发现果然不好学,最终还是无奈地放弃,说:“小……机器人小绿,走吧。”机器人用与他极似的声音
和绝非他的语气,像小朋友要郊游一样兴高采烈地应道:“好的!小蓝!”

        从永乐那里接过小灰,它被照顾得很好,欢快地飞到小蓝头上,大逆不道得一如当年。

        逼着自己向前走,竟也走得平和稳重了,最后,和他见面。

        小绿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以微弱的声音说:“小蓝,好久不见。”小蓝后知后觉的想,他应该是想要笑吧。

        然后他听见自己说,“嗯,好久不见。”

        他们轻声交谈,半句不提想念,轻手轻脚略过中间这五年,承接断面拼凑时间,让一切显得平缓而完满。小蓝的声音像是生怕惊动什么,每个字都轻轻地飘在风里,弱得一气呼吸就会散,那样介绍着自己这几年做的项目,以对科学而言、过分低柔的、念情书的语气。小绿也仍微笑着看着他,眼里的温柔似乎从未经历过旷日持久的封冻,蕴三分暖光养一湖初春的水,气氛轻松而安宁,氤氲久别重逢恋人之间的缱绻,几乎营造出谁都不必想明天谁都不必有明天的假象,他们都清楚这不过是徒劳的彼此欺骗,醒着的人努力想把梦编得再长一点。少想那些有的没的吧,多看几眼,多说几句话。

        “那么……机器人小绿,就测测我有多喜欢小蓝吧。”

        “运算完毕,结果是94。”

        “能不能再测一下小蓝有多喜欢我呢?”

        “运算完毕,结果是96。”*

        于是他们继续聊着,轻描淡写的略过了生死相关的话题。小蓝看着小绿,他的眼睛是当时让自己一见钟情的那双眼睛,剔透的、令人为之入迷的绿色。他的笑容浅淡却温暖,给人以安定感。于是小蓝也轻轻地笑起来。

        恢复机器人的系统也好,抱回小灰也好,包括身上这身卫衣,有些东西他没想那么多,感情之类的东西太复杂且细微,向来是小绿擅长的范围。可等他反应过来,一切都像是出于本能的下意识动作。

        那些轻飘飘的、软弱无力的“喜悦”,浮在所有的悲伤的上方,那泡沫上摇晃动乱着五光十色,绚丽得十分单薄,没有人忍心戳破。

        只要不牵手,手再冰凉也没有关系。

        只要不拥抱,就可以把颤抖控制在最小范围。

        只要小声说话,那些破碎不成句的不成熟,都能被压回喉咙里。

        小蓝想,这样就好,我也不知道怎样更好了。毕竟以前这种会让我不知所措的情况,我总会问他。——这次不行呀。这次不行呀。

        他知道卫衣也好自己的笑也好都已经是最合适的样子,那个本从小绿那里学来的笑容无疑会好看,眼里洒落细碎的光,澄蓝如澈净的海。

        机器人小绿的情感设置是以往的格式。小灰也什么都不用明白。

        数字停留在合理的、不至于被担心的状态。

        一切都会很美好。

        只剩那颗破败残缺的心,不合时宜、不够美观,极尽幼稚之能事,哭得那么厉害。

        绝对、绝对不能被看见。

*几句没有合适的地方放的话

        喂,我问你,如果这一切我能提前知道。那时我太富裕,以至于过分奢侈。

        那时夕色温柔,天边的云团卷着玫瑰色,每一个褶皱都是甜味的。无尽夏绵延成一支歌。

        那时我们刚下班,你还微笑着在我身边走着,我们对家里的仓鼠在做什么进行着无聊的猜测。

        那时我有勇气、也有权利告诉你,我多喜欢你。

        你看,过都过了。

*因为是病床所以小绿笑得真的很努力,小蓝不敢和他说你不用这么努力。想写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
*文中的*是原文

爱与小黑屋

*虽说是小黑屋但与监禁之类的play无关

*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剧情


         小绿自初中起思品一直是高分。

         因为,书上的内容,他总是记得很清楚。比如,责任与角色同在。

         一个人自出生起就伴随着责任,责任产生的原因是社会关系中的相互承诺。承担责任的重要性有一二三四……

        每个人都有多重角色,而每种角色往往都意味着一种责任。你不仅仅是你,你是父母的孩子、老师的学生、同学的同学、朋友的朋友,对父母,你要……

        有些该做的事,并不是我们自愿选择的,但我们仍然要为它承担责任。如果采取抱怨、懈怠等消极态度,同样是缺乏责任心的表现。只要我们把它当作不可推卸的责任担在肩头。全身心的投入。一样能把事情做的出色。

         小绿一遍遍地背,将所有答案了然于心。“你不仅仅是你”是但凡人都知道的废话,所以他念的时候并没有加上这一句。

        当然,答卷的时候,一字不漏、标准规范的答案,是另外的话题。

        责任、义务、关系,你要积极的,主动的,自愿且自觉的接受、承担。

        因为人是社会生物,离开了社会就相当于不存在。就像是人离开了屋子会死一样。

        小绿偶尔会梦见自己身处一间屋子。那间名为爱的屋子。

        他没来由的知道屋子是谁的,梦嘛,不讲求逻辑。

        父亲的屋子里很凉,阴暗的房间大而空旷,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计划和目标——自然是为小绿准备的,那些不带情感的描述,完整标准的规划,是“爱”,与屋子里过冷过薄的空气如出一辙。他站在墙边看了很久,就着昏暗的一点点光线看,一直到眼睛发酸。他想:父亲对我期望真高啊,我要努力才行。

         他在墙旁站到梦境终结,父亲的屋子里没有椅子。

         母亲的屋子很烫,不知为何地板会那么烫。小绿揣测着——即将烧坏的地热毯吗?房间小而逼仄,四下泛着潮湿的水汽和酒气。如水的母爱,沁染房间角落开始发霉。曾鲜亮的墙皮脱落,漏出一片孱弱的苍白,惶恐地与小绿对望。黑暗的屋子里灼得发白的是一条条的期待和规划,从最近一次考试的分数到未来的婚姻。小绿看的眼睛有点疼,终于闭上眼。

        他只能站着,房间里所有东西都很烫,沙发床椅子,烫的像随时要把人烧融。以至于那些表面的安宁和幸福,都成了有不如无。

        没关系,习惯了。小绿等双脚被烫到麻木,努力了一下,微笑起来。

        后来他也偶尔到过一些别人的屋子。可能来自某个暗恋者,里面杂七杂八的堆满了暗恋者自己喜欢的东西,从甜得发腻的奶油蛋糕到烂俗的电视剧,拥挤得并不给小绿留什么空间。小绿尝试了一下与她寻找共同兴趣,最后不意外地放弃了。也有间屋子,他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被各种绳子也好丝带也好绑着。他努力挣开几条,把复杂的结解开,心情亦十分复杂——那变相的软禁像要至他于死地。

         各种各样的期待、不同款式的要求,他人的爱,就像是密不透风的、黑暗的屋子。好闷,小绿想,不过没关系,别人又不知道。

        他对待感情也就从来理智谨慎,温和淡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知冷知热的人。谁都不知道他曾整夜在梦中枯站着期待天明。谁都不知道他曾如履薄冰。

         他愈发从容,愈发游刃有余,成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看着自己委落在地上的茧,蝴蝶安静地扇了扇翅膀。他对梦想也好未来也好,总归还是充满希望的。唯一不再指望的就是“别人”。

        人是独立的个体嘛。

        故事在翻页,他遇见很多人,点头之交或印象深刻。度过很多日子,平平无奇或新鲜有趣。也路过很多屋子,只是他不再愿意进门。

        再后来的某一天,他一睁眼,发现自己又到了一间屋子里。

        他刚轻声不带抱怨意地说了一句:“有点黑啊……”房间里暖黄的灯就亮了。

        他躺在柔软的床上,身边是熟悉的猫抱枕。空调正呜呜送着暖风,是安适得能让人睡着的温度。其实稍微有点太暖和了,不过意外的不惹人厌。地毯白而软,走上去轻飘飘的,像走在云上,明明自己在家里都不会用这种毯子,此时的心情却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环顾四周,旁边的小茶几上摆了几个小碟子,拥挤地簇着各样的小零食,明明口味都不错,却能让人想到屋主人纠结于“他到底爱不爱吃啊”最后放弃般地一股脑堆上去的样子。他一摸口袋——啊,居然有手机。小绿怀着半诧异的心情打开,这里居然连WiFi都有。

         那么连接看看……?“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 ,这样的密码都能连接上啊,小绿失笑。

        他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四下走走看看。这个房间不大不小,溢满温馨气,晒过了太阳。最后,他走向门口。

        “你……你站在,”那个“绑架犯”正抵在门口,心虚地努力虚张声势,“你已经被我关小黑屋了。休……休想出去!”

        小绿不为所动地向前走,“犯人”清澈的蓝眼睛一直盯着他越走越近,紧张得整个人都僵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慌乱起来,抵着门的身子微微抖着,正因自己离门的距离不断缩减而显的沮丧——好像小兔子啊,小绿想。

        灯火明亮温暖,四处都软乎乎的、可爱的小黑屋,和更加可爱的绑架犯。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如果你一定要出……”

        他摸了摸小蓝的头,压住自己的笑意,温声问:“谁说我要出去啦?”

         你对自己未免太不自信,不知道一个你就足够把房门锁紧。

         不过,我想过来抱抱你。


*是上周看了更新以后就一直想写的!但平时在学校不能长时间用手机……都是平时在本子上写完周末再打出来……qwq

*让我们在小黑屋隐居到地老天荒吧。


讲究先生和将就先生

        讲究先生的早晨从温柔的钢琴声开始,穿上永远干净平整似新买的黑衬衫,不急不慢地享用搭配合理的早餐,有空闲的话偶尔会自己做早饭,最后在提前一点又不至于太多的时间抵达办公室,微笑着向每个同事问好,处理完文件后翻开自己厚厚的精装书,指尖夹着书页的姿态也十成好看。

        将就先生的上午有可能是中午,12点的电子闹铃音冷漠地叫醒正在被子里蒙成一团的人,套上理工男标准的格子衫,喝了一口可乐才发现是昨天的又赶紧吐掉,终于清醒了一点前脚拖后脚的去洗漱,早饭无外乎之前随便买的便利食品。昨晚打的代码早已传到了群里,于是将就先生心安理得地开始打游戏,游戏界面五彩斑斓十分好看。

        将就先生大多数的东西都将就,所以不将就的总是十分珍贵,比如自己认认真真对待的工作,比如自己认认真真努力隐瞒的感情,将就先生喜欢讲究先生,这是他最讲究的一件事了。非常之讲究,一分偏差都不许有,喜欢且只喜欢讲究先生,不是他的自动过滤不列在范围内,这是大脑里简单明晰的判断语句,只有是或否,干脆直接——这是将就先生最喜欢的思路,确切无变数。

         将就先生想不出来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讲究先生,个子高长的好看这种肤浅的外在切不提……好吧还是提一下,讲究先生还拥有万里挑一的有趣而可贵的灵魂,脸上常带着温和的微笑,谦逊又不乏自信,与人交际也能让人如沐春风,是将就先生一直默默向往且仰视的样子,在将就先生眼里这样的人简直完美如机器,可惜自己估计终生无法有幸研究,将就先生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有点沮丧,但他想这样也好,保持着安全合理的距离,以暗恋者最大的勇气多说一两句话,他幸福感的阀值低得很将就,讲究先生与他多一点交流就能让他开心上很久,他努力不想影响到任何人的生活,而自己只要守着这颗心,将就着过下去就好。

         他不知道自己距离“研究讲究先生”这一最高梦想只差一个表白的距离。

         讲究先生喜欢将就先生,这一点上他自认一如既往的讲究,毕竟将就先生的确十分可爱,至于到底什么时候内心对将就先生的形容词从有趣变成了可爱实在是已经说不清楚。对方认认真真对待工作神采奕奕打代码的样子也好,解决问题后趴在电脑桌前犯困的样子也好,都十分可爱。明明是不善交际的人,却能从交谈中表现出满满的诚挚与真心,看着自己的时候眼里一定刚好盛下一个自己(虽然一会儿就会移开视线),自己靠近时会忍不住僵直后背,像什么可爱又易受惊的小动物:明明是天才却有点小自卑的将就先生,的确十分可爱。

        讲究先生知道将就先生喜欢自己,也知道他已隐瞒得极为认真努力,于是他决定顺其自然吧和将就先生从朋友做起。讲究先生想——毕竟太快表白,会吓到他吧?虽然那场景说不定也很有趣,不过先别急,还是等关系近一点了,再用表白盖个章子就好了。讲究先生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也循序渐进得相当讲究——当然,偶尔也会期待将就先生再勇敢一点点,不过,既然对象是将就先生的话,讲究先生有耐心等待,在此之前,先将就着做朋友也不是不行。

        他从来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同样清楚的是两人确定关系后的第一次约会去哪里,嘛,将就先生暂时不用知道。

*手机已经快分不清将就和讲究了……

段子

写绿蓝段子真是让人开心!!!今天的机器人篇更新也超级无敌爆炸式让人开心!!!

是机器人篇猫咖啡那一段的其他想法

小蓝躺在小绿旁边,小鹿蹦迪,心率破百,大脑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x)。

他想:

要用心去感受,用生命去铭记!

要把这份幸福牢牢地刻在大脑的根目录下,不,刻在引导区里……

说起引导区,最近遇到的那个bug……

啊,那个bug……不对,那个bug!!!对对对那里的条件语句好像可以再改改!然后是那边的函数可以再优化一下!

小蓝虎躯一震从懒人沙发上起身,直奔前台——“麻烦问一下,您这里有笔记本吗?”

等小绿醒来,看到机绿在旁,小蓝正投身于伟大的编程事业。

“额……小蓝?”

“稍等,现在不要和我说话。”

【绿总今日份的程序员敬佩(1/1)】

我哭的好大声!!!!1551什么神仙剧情当众表白我tm吹爆!!过年了过年了!我想要怒放的生命我想要澎湃的青春!我爱这世界这可真是美好啊啊啊啊啊hbdlsbhwlxbkdqlbwjxlsbso我见四周万事万物皆高糖!!!


补一个自我介绍

ano……这里是梳子  也可以叫12

一个快乐的全职厨和绿蓝女孩

语死早 在学校 弧非故意性的长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发颜文字好了这样的类型 |・ω・`)

虽然不是很会说话但谢谢你戳进来

每一个红心蓝手和评论我都非常感激

就,就这样吧。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鄙视自己]


段子 大概

设想了一下回忆篇里绿蓝还是朋友的时候可能会有的“不普通人”的日常闲聊

绿:“小蓝,我突然想起,你即使看到了未来,也不能改变它,对吧?”

蓝:“嗯……是啊。”

绿:“那你岂不是每一次写试卷都要经历一次明明我知道这道题会错,还非要填上错误答案的痛苦。”

蓝:”我也知道你会问这个我根本不想回答的问题……对啊,就是这样。三天后那套卷子,我连犯3个粗心错误!”

绿:”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无法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抱歉。”